首页 主播作品正文

月光折射的无涯谷

wangchaowh 主播作品 2021-06-10 23:45:03 13 0

文/丽斯

  秋霜涂过我的面颊时 ,

  所有相思便沉淀了绚丽。

  一个诗意的傍晚,

  我成了一片飘飘红叶 。

  在他拾起的一刹那,

  爱情被定了格。

  从此

  吸吮他的痛苦 ,

  细数他的欢乐。

  从此

  便在他的心里徜徉 。

   1000多年前 ,我的前身是一片红叶 。1000多年后,一个非常偶然的季节,秋霜涂过了我的面颊 ,我便从母体脱落,偶然飘落在虚拟的网络上,我流落到了天涯里的无涯谷。其实 ,我一直渴望着来到第二维的空间,第二维是人间,那里有小倩姐姐曾经为之舍命的人类男子。而第一维和第三维分别是阴间和天堂 。我穿越了电脑 ,飘落到了第五维世界,第一次看见网络上竟演绎着人类历史上曾经发生的诸如和平和战争的种种令我惊异的一幕。

   我终于知道只要有灵魂的地方,就会有美和丑、慈祥和凶狠 、善良和恶毒的战争。因为这样的战争 ,使我经历了一场永远也醒不来的恶梦中,与他在五维的世界里从此顿成阴阳两隔 。

   那是一场修波族和幽冥族之间的网络争战。那里,两族之间先进的武器是键盘和鼠标 ,甚至轻轻地一点 ,就可以使对方的整个网络陷入死地,当然,那是要有很高超的功力 ,需要“舞文弄墨 ”七七四十九年,再吸取“多情诗”和“绝情词”的精髓来修炼六六三十六年,才可以有这样的功力驰骋风云 ,纵横天涯。据说这样的功力只有已经死去的叫修摩的前任修波族王才有 。

   那时,我飘落在网络的林间,开始修炼:吸日月之精华、敛天地之灵气。我希望能够修炼成人 ,成一个美丽的女子。经过千年,在无涯谷里采集了不知多少的琼浆玉液,吸取了不知多少的美文精气 ,我在太阳与月亮交媾的那一夜,蜕变成了类似聊斋里的一只清瘦妩媚的白狐 。在无目的无方向孤独的游走中,我敏感而又细腻的心 ,很容易被那些美文迷惑 ,常常这些美文里徘徊,唏嘘,前行 ,如同飘荡在天涯的一个孤魂野鬼。

   在我眼里,每一个叹号都成了遮云蔽日的参天大树,每一个逗号 ,都是随风摇曳的丛生杂草,每一行字都是盛开的鲜花,流淌着腻人的香味。那里 ,林间树木茂密,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流水淙淙,可有时候又会风云乍起,雷电暴雨交加 。我在这些鲜花丛和杂草堆里营造我自己的狐窝 。

   夜里 ,月亮也暗淡的时候 ,我看见网络被笼罩在一层神秘的气息中,数不尽的IP灵魂轻幽幽地飘过我的身边,这些灵魂里 ,有开心微笑的,有悲切哀鸣的,有张牙舞爪的。这些灵魂都是无涯谷里那些被封杀而死去的修波族人和幽冥族人的灵魂。

   几千年来 ,为了成为无涯谷的王,成为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统治无涯谷的君主,两族人常常在屏幕里不断的发生战争 。尤其是那一次历史上著名的“潜水 ”大战 ,灯影里舌剑唇枪,直杀得星月无光,蓝屏中鼠标键盘 ,直击得天昏地暗。败者IP被封哭泣苍天,赢者馈赠红顶置酒欢饮。只苦了那些美丽的花儿草儿和那些可怜的虫儿蚁儿,哀哀叫苦 ,咽咽悲声 。

   实际上网络的天涯里 ,也无风雨也无晴,只有人心的贪婪。

   我只是一只成精的小狐而已,手无缚鸡之力 ,胸无扭转乾坤的韬略,更不愿意看见战争的血腥场面,战争于我 ,总是一个太大的课题。

   于是,我常常躲在我的狐窝里攀着那虚无的窗格子,静听风儿的低语 ,有时候,用迷惘的眼神,郁郁寡欢 ,不知所看何方,有时候怆然地望着天上的月亮,想那仙界里让人间流传千古的种种美丽传说 。当然 ,那里有的都是飘飘徐步而行的神 ,可以呼风唤雨,行飘如云,和鬼不一样。可仙界想来也不一定热闹和温暖 ,要不,为什么美丽的神仙姐姐嫦娥被人们说得那样的寂寞无比呢。嫦娥姐姐恋着谁?我不懂,可我产生了那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每当这时我会骤然一惊:这是人的感觉啊 。做鬼会有同情心么?可人们都知道我那可怜的前辈小倩鬼儿,就为她喜欢的一个男子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用一段灵性的狐命 ,演绎了一场阴阳两隔的“人鬼情未了 ”的恋歌。

   倚窗望着网络里那深邃的星空,遥远的那方有两颗星,很亮 ,在云雾笼罩中若隐若现地闪耀出蓝宝石一样的光芒。这时,我常常在遐想是谁能拥有这两颗蓝宝石一样的星星,一定是很幸福的 ,若能得此 ,用一辈子的生命来换也愿意 。

   每当无涯谷里暂时平静的时候,战争远离了网络人,两族的网络人趋于暂时的相安无事 ,那时,就是无涯谷里的太平盛世 。这个时候人人都会像我一样惊喜地感受着每一篇魁丽华美的文章。我总是痴迷的跌入这些文章丛中,为它们感动得热泪直淌。特别那些细细碎碎的文字儿总是涨满了心事 ,如同成熟得欲裂的红石榴果 。

   很寂静很寂静的日子,寂寞在网络人敲击键盘的响声中,每天晚上独自郁郁地开成了极致的心花 ,每一朵都开这样冷艳,绝世无双。

   我只担心这些美丽的花儿被以征税之名进贡给修波族王。听说那年幽冥族当权为王时,荒淫无度 ,挥金如土,为了讨好一名叫“妲己”的美丽女子,不但不理“朝政” ,还不惜用至高无上的权力 ,在论坛里用“美钻 ”和“水晶”为这女子盖起了一座极尽奇美豪华无比的行宫 。“国库”亏空后,征租催税过重,修波族人不堪重赋之苦 ,才让烽烟大起,刀枪剑影里使幽冥族的王朝倾刻换主。幽冥族王的荒淫,为一女子使得降天愁结民怨 ,结果演了一出“爱美人不理江山 ”的悲剧。而我感到很羞愧的是那叫妲己的女子竟然是我们这一族的 。

   日子就这样的过去。没有战争的日子是幸福的。我常常沐浴在网络的云雾缭绕里,一个人在文字垒成的山谷里游逛 。陪着我的是小鸟、松鼠 、蝴蝶 、野花、清泉……,渴饮月露 ,饿裹山果。

   可是,我还是日渐的憔悴、眼神日益的落寞,我焦虑的心渐渐不安宁 ,幻想着像小倩姐姐那样的奇迹出现的那一刻。

   于是,夜更深人更静时,我常常幻化成人身 ,从窗格子里飘了出去 ,出没于那无边无际的网络里,有时候几个美丽字眼幻化成的山花会让我踉跄一下,有时候我在那些多情的网络人因为爱情而从眼睛里滚落下来的液体珍珠里翻滚 ,网络人把这些液体珍珠称为眼泪,虽然我知道这些眼泪也只是虚拟的 。

   每个网络人额头都有一点亮亮的光,像萤火虫那样 ,在额头上闪闪烁烁 。修波族人额头的光是蓝色的,幽冥族人额头的光是暗紫的。可最恐怖的是我得费尽心思去躲避一些凶残的网络人相互攻击而发出的暗箭,以及回避那些为陷害对方而挖好陷阱 ,我不想让他们误伤到我。

   我现在才知道第五维的网络里也是有这般让我这小狐想不通的黑暗和阴险 。

   一个月光盈盈的日子,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从此跌入了爱情的倒影里 ,一生不求回报。

   那夜,我一如往常的幻化成人身在无涯谷的林子里漫步,吸取鲜花的香味 ,我用轻盈地狐步在烟霭迷离的荧幕里 ,幽径独行,步履纤柔,独语悄轻 ,抚摸着不知是谁发的如花如玉的字眼。我转过一道山坳,山道险峻了一些,可我走到一片美文时 ,我几乎窒息,那是一个星眉剑目的男子!额头的光亮下有一双似曾相识的眸子,时而光芒四射 ,时而温柔如水 。原来,那双眼睛就像我看见的那两颗蓝宝石一样的星星,我一下子眩晕了起来 ,似乎有一个前世的声音在呼唤我。

   我痴痴地站立着,凝望着那眸子,默视他舞尽繁华 ,颠倒众生 ,瞬间,忘了我身在何处。猝不及防地我们的眼光相遇,刹那间 ,周围的鲜花绽放,生命绚烂 。直到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我孤独的千年守侯 ,只为了今生真实的传奇。

   轻盈盈地,我用狐步移到他面前,我那白如玉的皮肤 ,弯弯的眉毛,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眸子黑大明亮,顾盼之间我的眸子仿佛宝石在滚动 ,我用樱桃般的小嘴微微地擒着微笑,在似笑非笑之间呆呆的望着他。

   月光透过树枝,拂着我那用一根柔软的青藤轻轻挽住的如云秀发 ,月儿把我全身衬得欺霜赛雪 。

   他怔怔地望着我许久 ,蓝宝石般的眼睛深奥奥的,半晌才知道开口了,疑疑惑惑的:“你是莲仙子吗?你真像一朵白莲。”那声音像极了那段小夜曲 ,悠悠扬扬的跌落在重叠的树叶上又反弹了过来。而那双我记忆里熟悉的宝石蓝的眼睛里,幽光静静地倾泻过来,泼水般的把我淹没 。

  我“咯咯”的一笑 ,转身如蝴蝶般轻盈地跑了 。在鲜花和百草的环绕中我没跑多远,因为他追上来一把拉住了我,拥住了我。我闻到了一股修波族男人的味儿 ,幽幽地沾在我的身上。心头忽悠的一颤,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直灌入我的肺腑里 ,我几乎醉去 。

   你是千年等我的精灵么?他微低着头看着我,我的额头上没有光,他为我不是修波族人而感到惊奇。

   我低垂下长长的睫毛 ,无语自羞。

   依在他的怀里 ,当他知道我叫白瑚时,显得那么惊奇,他一扬那剑眉:哦白瑚?白瑚 ,你真是一只白狐 。

   自此我知道他叫修和。修和?是和平的使者么?还是战争的霸主?我心头一阵清醒一阵迷茫,不知道他将和什么故事有关。

   每到晚上,他便匆匆赶来无涯谷 ,我们在谷中相依相偎,在散步中亲吻 。他喜欢握着我的手静静的看着我,在他温柔的眼神里 ,我如一枝带露的鲜花被他抚慰。绿树做纬,月光为缦,在缠绵的情愫里轻解罗裳 ,我们分享着被吞噬的感觉。这种刻骨铭心的幸福,在盘根错节的岁月里长成了一片风景 。

   今晚没有月亮,只一些星星便把林子里袅袅的青气染得晕暗朦胧。我正游荡在网络上寻找着他。走过牵扯着衣襟的藤萝 ,越过夹染着兰香的瑶草 。磷磷怪石 ,磊磊岩峰,道路一时险峻,一时弯多 。累了 ,不由得喘息起来,只得依松靠石,少憩片刻。

   此时 ,只见修波族一些美丽的女子在网络上种植着说不出名字的花草,深蓝浅紫,浓绿淡粉 ,人间无有。一朵蔷薇,浓烈的开着,在月光的逼照下 ,妖冶馥郁,那浓烈的红,仿佛可以一直烧至心底 。我看见一朵“百合花哭了 ” ,据说那是一个叫梦儿的女子种的 ,纯净雪白,清秀淡雅 、玲珑剔透。月亮里,叫梦儿的女子常常幻想着他会为她戴上清香的纯净的百合花环 ,做他的新娘子,让两个漂泊的魂灵交融共舞。可最终还是只剩梦儿在痴痴的对着哭泣的百合 。我还看见了一朵“牵牛花”,为了能得到他温柔的注视 ,为了他热烈的倾慕,花儿节约着养分,瘦苦伶仃 ,在他再也没有注意过的角落里,顽强地攀爬着,伸展着 ,只想在最美丽的时候死在爱人温暖的掌心里!我感动无言,轻轻地踏着积在树下厚厚的落叶,一枚色泽绚丽的落叶正轻轻的飘落下来 ,当它无奈地飘落大地时 ,一颗莹莹的露珠正跌落在它的身上。谁会成为拾落叶的人,给它一点呵护呢?

   我忽然黯然神伤,颊上便也有几滴残存的泪珠 ,欲落还留。

   幽冥族的人喜欢沉在网络的边缘,喜欢在部落里“煮酒论情”,或者在“游戏地带 ”里暗算“八卦” 。

   而网络上那些别有他意的修波族男人 ,时而远远的向我调笑着,时而掠过我的身边,打着尖锐的呼哨。我不得不躲避他们 ,在一颗硕大的榕树后,我咬咬牙,变回了那只白狐。

   我只想看见他 ,只想和他相依偎,只想让他的男人气味熏透我每一个细胞,击穿我的胸堂 ,直抵我心深处 ,——那个眼睛有蓝宝石光芒的男人 。

   于是,我继续冒着危险在网络上行走着。每个网络人额头上的那点亮光,像闪闪烁烁的萤火虫那样停驻着 ,这让我很容易的回避着他们。

   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我绕过一条条山谷,越过好几条溪,去寻找他 。许多花瓣儿打着旋儿在我的脚边凄然落下 ,许多叶子无奈的飘落地面,在拥抱和重叠中细数生命的无常。那夜鸟儿不知道躲在哪一根树杈上幽幽的唱着,连声音都那样的呜咽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那样哀伤,哭得那样的有品位,那样的优雅和凄凉。

   这时 ,一片云飘了过来,遮住了这座整个网络朦胧得有点怪异 。四周很静,仿佛都能听到空气霍霍跳动的声音。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细风凉凉地一直钻入骨骼细缝里 ,我有点害怕。恐怖的是转来转去 ,我竟然又转到了无涯谷 。

   这时,“啪”的一声,右脚上传来一阵巨大的疼痛 ,我晕了过去。不知有多久,也许半个小时,也许几个小时 ,被疼痛弄醒了。我才发现我只顾找他,不小心掉入了网络人挖的陷阱,一只铁夹夹住了我的右脚 ,铁夹上的锯齿深深的卡入肉里,血流一片,右脚已经麻木了 。疼痛弥漫着全身 ,我使劲地扳着那铁夹,我每动一下,就痛得我又要晕过去。而我的力气是那样的微小 ,铁夹丝纹不动。这时 ,一些小虫也来啃咬着我,可这些疼痛都比不上铁夹给我的疼痛,我无奈得泪水长流 。

   网络的夜晚有时候很冷 ,一些网络人身上散发出的阴险和虚情假意,使得无涯谷如浸在凉水里。寒露已经湿润了我那白色的皮毛,我知道如果我不再把自己弄出来 ,我就会死在这里。可我不想死,我还要见着他,我死也要和他在一起 。这个想法鼓励着我 ,我暗暗叫了一声:修和!声音微凉而悲怆 。

   旁边有一根断枝,我拿了过来,使劲地把它扳断 ,插入齿缝里,用尽全身的力气撬着。痛!那痛让我几次都要晕过去。

   我还是撬不出来,在我焦急而疼痛万般的时候 ,忽然听到熟悉的脚步声 ,一只带着铁夹的白狐狸倒在那里,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走了过来,看了我一眼就要转身离去。带着巨大的疼痛 ,我忍不住哀鸣了起来,心里在喊着:快回来救我,快啊 ,我是白瑚啊~~~。

   他似乎听到了我心里的呼唤,迟疑了一下,转过身来 ,他的眼睛和我对视,一刹那,我眼里有泪幽幽的流出 。我的眼睛里 ,有他熟悉的眼神,他在我面前蹲了下来。我不知道我的命运会是怎样,因为他不知道这狐狸是白瑚 ,可我又晕了过去。

   醒来时 ,发现已经在他那间主页的小屋子里了,我的皮毛都清理得雪白,脚上被紧紧地捆搏着两块类似破折号的板儿 ,我才知道我的脚断了 。

   这是一间温暖而干净的“博客 ”小屋。我正躺在燃烧着激情的火炉边。抬头看见玻璃的天窗透着星星,四壁是用一篇篇散文垒成,严谨的文字结构使得屋子看上去很牢固 ,一扇大大的落地天窗,挂着精美的诗歌窗帘,如玉如珠的在月光下闪烁 。一股栀子花香透了出来。忽然我看见壁上挂着那熟悉的马甲。这时 ,心里便“咕咚 ”“咕咚”的狂跳了起来,心脏几乎承受不了这样的负荷 。

   门外传来脚步声,我转头望去 ,眼睛一亮,是他,真的是他:我那蓝宝石眼睛的男人!他静静的走到我的面前 ,抚摸着我捆搏着的伤腿 ,还仔细地查看 。那一刻我心里悠悠的想哭。他看着我的眼睛,低低地自言自语了一句:你的眼神真像白瑚。而他眼里那柔情的眼神,——我相信正是这份柔情 ,让我值得用生命去换取 。

   每天,他行走在网络上,我便默默地跟在他后面 ,虽然我的伤口还没有完全好。他总是走到曾经和他相会的无涯谷里,不再看那些美丽诱人的花朵和慷慨勃发的树木,也不再理那些兔儿、虫儿、风儿 、月儿 ,静静地呆坐上很长的时间。最令我心碎的是他眼睛里那蓝宝石光芒黯淡了下来 。

   那天他依旧来到“点善树”下,坐了下来。这是一株很奇异很罕见的树,你若做了一件善事 ,这树就会为你红上一片叶子,不管是谁,只要你拍拍它 ,你就会看见你自己拥有多少红叶 ,就知道你自己这辈子做了多少好事。

   一群脚步声隆隆地传来,带来一阵风,连树叶儿都微微地动着 。只一瞬间 ,便看见无数的修波族人一面朝他们走来,一面不停地喊着修和的名字。发现了修波后,高兴得眼中都发出了绿光 ,走到我们面前,一圈一圈的围着我们,七嘴八舌的就开始“顶贴 ”。在这些“跟贴”中 ,我才知道原来修波族人要修和领头去和幽冥族人交战,夺取无涯谷里的“皇位” 。

   夜风吹来,只将他的衣襟吹得翻飞了起来。在一群超男超女中 ,他是那么的威猛,可修波族人发现他这时竟然像个婴幼儿那样犹自个儿地喃喃个不停:白瑚,白瑚 ,你躲哪了 ,你为什么不来了?知道我在等吧?我天天来等,我要等到你来。

   修波族人看着他怪异的样子,摇着头说完了 ,

   月光折射的地方,我在他的眼神里解读出了碎心的等待 。

   这时,我总是泪流满面 ,依偎在他的脚边 。

   他抚着我的背:你也流泪么?白瑚也是很容易流泪的。她无依无靠,柔柔弱弱的,网络也是会有腥风血雨的啊。你能告诉我她上哪去了呢?

   我痛苦的看着他 ,很想大声的说我就是白瑚啊!可我却无法说话,全身因了痛苦而微微的抖擞了起来 。

   每一次都是长长地“唉 ”了一声后,就忽然疯狂地抓紧我的两条前腿 ,使劲地摇晃着:你说她会回来么,告诉我!会回来么?

   我被他抓得很疼,不由得低低地嚎叫了一声 ,点点头。他的眼睛里忽然闪烁出了那道我很熟悉的天上那两颗星星般的蓝宝石的光 ,惊喜了起来。旋即又黯淡了下去 。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因为思念,他却渐渐地消瘦了下去 ,我很焦急。我也只能等我的伤好了后,才能幻化成人形站在他的面前,可是现在只能眼看着他倍受煎熬。

   那一个个只有星星的夜晚 ,我都总能看见他辗转反侧的身影以及深沉的叹息声 。

   我的脚伤终于好了,只是微微有点儿跛,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我决定要走了 ,回到我的狐窝里。虽然我很不想走,可是如果他再见不到白瑚,我想他会憔悴下去 。更重要的是我感觉到网络上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我想弄明白究竟是会发生些什么,是不是会对他不利。

   半夜,当他睡着的时候 ,我飘了出去。身后,旋风夹着树叶缓缓下落... 黑暗悄悄地无边无际的扩散 。

   当我茕立在无涯谷时 ,我似乎听到他半夜里在梦中的呼唤:白瑚!——,那声音总是那样幽怨凄楚和伤感,像夜空漂浮着思念的歌 ,诉说着无限的牵挂 。。。荡气回肠!

   孤单寂寥的思绪时刻都撞击着我的心扉,我知道他也希望白天能见着我,我暗暗祈祷着奇迹的出现 ,虽然我知道白天一见,我会如雾气一般的飘散,因为我那千年的修炼 ,依然敌不过阳光对灵魂的摄取 。

   注定要进入这或劫或缘的轮回,注定要被自己的痴情伤害,注定是一个悲剧的结局。

   朝来寒雨晚来风。每天 ,网络上总是会发生些人们无法预料的事情 。这天,知道白天他也在网络上飘荡,可我感觉到有着巨大的危险 ,我顾不得许多了 ,尽管我知道在阳光下我会死去,可我还是急匆匆的赶到无涯谷。

   在黄昏里,血样阳光让我头晕 ,身形欲散,我只能躲在阳光照射不到的树后。我吃惊的看到前面隐隐约约地有许多网络人聚集着,浓浓的杀气逼得我倒退了几步 ,XG的鼠标飞快的移动着,敲击键盘发出的声音犹如利箭的呼啸声,穿心而过 。连无涯谷那有名的几个深潭里许多常常潜水不露面的网络人也带着马甲浮了出来 ,带着尖锐利刺的水珠子四处飞溅,不断的有人被伤。原来网络人中的修波族和幽冥族又在这里进行一场网络战争。一时战火隆隆,硝烟浓呛 ,血流成河,无数的修波族和幽冥族倒下的灵魂在挣扎,战争的起因只为无涯谷中立谁为王 。

   我紧张万分 ,手发抖的捂在心口 ,无奈的闭着眼睛,不断的祈祷着:修和,希望你不在这里 ,不要陷入这场战争中。

   因为从来我都憎恨战争,和爱情安宁比起来,人世间的王位算得了什么呢?我宁愿只要他而不要王位!

   这时 ,鼠标键盘的兵刃相交之声已经开始止歇。其实最可怕的是那些一流的键盘,就象小李飞刀那样,厉害起来连树叶也能杀人!

   我焦灼的望着谷里的一切 。终于看见他正和别人对垒在正西南的那一角 ,那正是在一棵合欢树下 。这场撕杀直到快黄昏,他的身上已经浴满鲜血,身边已经倒下了无数的幽冥族人。这时的他 ,手已经开始迟钝了下来,每一招都使得那样的吃力。而他的对手,也已经步履繁乱 ,我一直看到他用最后那一当 力气 ,使出一招“仗剑江湖”,刺入了对手的腹部,惨状让我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

   睁开眼睛时 ,他正转身。我不顾一切的朝他奔了过去。

   太阳还没有下山,把山谷里所有的一切都粉饰上了另一种颜色,整个山谷陷入了阴森森的血腥中 。我顾不得太阳了 ,飞奔着到了他面前,从他惊喜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他的兴奋 ,他摇摇晃晃地张开手臂一把搂住我,竟然没有看到危险正来临。

  

   我抬头时,从他肩上看过去 ,那个被他一剑刺中腹部的幽冥族人,也正摇摇晃晃又满身鲜血的站在他的身后:原来那幽冥族人还没死!正抬起剑往他身上刺来。

   我吓得脸无血色,已经容不得我再做什么了 。“小心”我说着 ,一个转身 ,扑到了他的身后。一阵剧痛从背后传到大脑,我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就倒在他的怀里。

   这泣血的黄昏里 ,鲜红的残阳好似那把正插在我背后的锋利的剑,把一片血样的阳光涂在我的身上,在剜割着我 ,从我背后流出来的血,越来越冷 。

   那一株合欢树,树干上溅满了鲜血 ,同枝头上正开着的合欢花那般的红。

   他紧紧地搂着我,用灼热的双唇吻着我,试图把我冰凉的身体暖过来 ,可是,在太阳下,我的唇还是渐渐地冰凉下去 ,而我的灵魂 ,正脱体而出,飘飘地游离了出来,我无奈的看着他 ,蠕动着苍白的唇,却无法说出声音,心碎无由。

   也许别人不相信网络上的爱情 ,可我知道我已经经历了一场和小倩姐姐那样热恋 。我痛恨的是在第五维的空间里也有战争 。

   在我黯然形销的最后一刻,我眼光越来越迷离,魂魄在渐渐的散形 ,我拼命的收敛最后那点神气,落下了一滴修炼了千年的血,殷红殷红的 ,滴在他的手背,成了一颗珠砂。心里默默地说:

   修和!下一辈子轮回,我还找你。

   朦胧中相信他已经看见了我眼中的表情 ,是几辈子轮回都无法忘却的绝望 。

无涯折射月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